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花毛茛养殖 » 正文

我的幸福就要被老公的前妻搅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4:52:44  

  那是一次快乐之旅

  我和老公蛰光(化名)是再婚走到一起的。说出来谁都不相信,我们竟是一见钟情。

  以前我不相信有一见钟情这种事,我是个比较理性的人,我和前夫是经人介绍认识的。婚后,也恩爱过,但他的职务一步步升上去,他的心也一天天花起来。最后,第三者找上门来了,我想睁只眼闭只眼都不行了,我提出离婚,他似乎一直等着我说“离婚”这两个字。速战速决,我的第一段婚姻就这样解体了。

  离婚后,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。似乎结婚以后的日子都是白过了,什么也没留下,只留下个孩子,还被前夫抢走了。

  我自闭了很长一段时间,不跟任何人来往。前年五一假期,我一个女同学邀请我参加她的车友会的庐山自驾游,我去了。同学没让我坐她的车,却安排我坐上了蛰光的车,当时,她挤挤眼说:“他的车技最好,把你交给他,我放心。”

  我和蛰光四目交汇的那一刻,我的心怦然一动,我觉察到,他也有同感。他看上去跟我年龄相仿,人虽然算不上特别英俊,但看上去很阳光,一看就是喜欢户外运动的,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愉悦感。

  从武汉到庐山,这一路成了我的快乐之旅,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。

  一路上,蛰光跟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,通过聊天,我们互相了解了对方的一些情况,但两人都没提及自己的婚姻状况。我几次想委婉地问,又觉得有些唐突,毕竟刚认识打探别人的隐私不礼貌。

  在庐山的三天时间,蛰光一直像护花使者一样跟着我,把我照顾得很好。大家经常拿我们开玩笑。我憋不住了,悄悄问我那女同学,蛰光是不是单身。我那同学诡秘地一笑说:“我也不知道呢。我们车友会一起出来只看风景,从来不谈家事哟。是不是单身有什么重要呢,就算他有老婆,你也可以做他的红颜知己呀。”我正色道,我自己深受第三者之害,才不想当第三者呢。

  那天在步行去三叠泉的路上,我和蛰光跟大家走散了,落了单。过一个坎的时候,他拉了我一把,我手心沁出汗来,又激动,又紧张,又慌乱,我突然声音发颤地说:“你……你怎么没带夫人孩子一起出来玩……”他立即打断我:“这好的美景,你却说煞风景的话。我没夫人,离婚了。”听了他的话,我心花怒放。

  再婚让我找到了幸福

  从庐山回武汉的时候,我和蛰光已经变成了恋人。我自己都惊奇,我的体内竟然潜藏着如此巨大的激情。我太想要一次恋爱了,活了几十年,还从来没真正恋爱过。同学说,她对蛰光也不是很了解,车友之间的交情都在旅途中,从来不会有更深交往的,她让我自己把握。

  但这一次,我深深地陷进了爱情之中,而且我相信自己的感觉。

  蛰光没辜负我的信任。他是个很负责的男人。从庐山回来不久,他就很正式地把我介绍给他的家人,还把我带到他的公司去,大大方方地对公司员工说,我是他的未婚妻,我们会择时结婚。

  交往过程中,我发现了蛰光越来越多的优点。他是个很细心的男人,对我呵护有加,我只要有点什么不舒服,他会买了药大老远送来,要不就“押”着我上医院。

  我感谢老天如此厚待我,在我失去了一个如鸡肋般的男人后,又送了我一个如此值得爱的好男人。

  如果按我的本意,我真想马上就嫁给蛰光,我害怕有人会突然抢走他,让我空欢喜一场。但我还是听了那位女同学的劝,留了半年的“考察期”,毕竟是再婚,再经不起离婚的折腾。

  去年春节过后,我们去领了结婚证,蛰光执意要举办隆重的婚礼。我说,再婚就简单点吧。他说,不行,不要提“再”字,对我们来说,这就是第一次。他要让我风风光光地嫁给他。婚礼很隆重,我请了那位女同学当伴娘。

  婚后一段时间,我们过得很甜蜜,熟悉我的人都说,我像换了个人,成天神采飞扬的。我知道,这是爱情的功效,是蛰光让我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幸福。

  老公的前妻回来了

  可是,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多久,我们的爱情天空就有了阴霾。

  去年9月的一天,我和蛰光正在逛超市,他接了个电话,突然脸色就变了。我问是谁的电话,他不说。回家的路上,他手机又响了,他看了看来电号码,很不高兴地关了机。

  回到家,他主动告诉我,刚才是他前妻来的电话。对他的前妻,我一无所知,以前我每每想问,他都很不高兴地把话题岔开,只简单地说前妻带着孩子去了外地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向我讲他的前妻。蛰光告诉我,他前妻灵珊(化名)比他小8岁,他一直对她呵护有加,当公主一样侍候着。他什么都依顺她,唯有一件事不听她的,就是每隔一段时间他要跟车友们外出旅游,逃离城市,透透气。但灵珊不喜欢旅游。在这个问题上,他们争论过无数次,但永远达不成共识。

  他和灵珊离婚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件事。他经常自驾外出旅游,灵珊不愿意随行,但自己在家又不甘寂寞,一来二去就跟一个外地网友网恋上了,最后死活要离婚,跟那个网恋对象结婚,对方是个比她还小5岁的未婚青年。蛰光起初坚决不同意离婚,但灵珊起诉到法院,只好离了,2岁半的女儿也判给了灵珊。

  灵珊离开武汉后,跟蛰光没什么联系,每个季度蛰光往灵珊的卡上打一笔抚养费。

  现在,灵珊突然从外地回来了,打电话给蛰光,约他见面。

  蛰光很烦躁地说:“她不是弃暗投明,追求幸福去了吗?还回来干什么?”他征求我的意见,说我同意,他就见灵珊,我不同意,他就不见。这让我好为难,从他的神情中,我看得出他对灵珊母女还是有牵挂的,我能阻止一位父亲去见自己的亲生女儿吗?我强装笑脸,表现出很大度的样子,让他去见灵珊。

  她要我把老公还给她

  当天晚上,蛰光没出去见灵珊,但我能感觉到他心神不宁。

  我的心隐隐作痛,我预感到幸福在离我渐渐远去。一晚上我都没睡好,不停地做梦,梦中,灵珊是回来跟我抢老公的。

  第二天,是周六,蛰光说准备去见灵珊母女俩,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去。我很想去,但我看得出来他只是怕我担心随口说说而已,并不是真心要我一起去。我故作轻松地说:“快去吧,带孩子好好吃一餐。我这个后妈以后再找机会见她吧。”

  下午,蛰光回来了,情绪不太好。我问,见到女儿没有?他说“见到了”,然后就不想往下说了。我知趣地没往下问。晚饭时,我做了几个拿手菜,倒了两杯红酒,刻意制造出很温馨的气氛。一杯酒下肚,蛰光终于说到了跟灵珊见面的事。

  蛰光说,你猜灵珊为什么回来?她跟那位网友同居了这么久,一直没结婚,人家父母不同意,现在她过不下去了,灰溜溜跑回来了。我的心猛地一扯,我问蛰光,她是要求跟你复婚吗?他想了想说,她是个很硬气的人,从来不服软的,不可能这样明说,但就是这个意思吧。我的梦竟然是真的。我又问蛰光,你没跟她说你已经再婚,不可能复婚吗?他底气不足地说,孩子在旁边,怎么说……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了。他为什么不敢理直气壮地对前妻说,我是他现在最爱的女人?

  从那之后,蛰光在家里似乎很怕手机响,我发现他总是把手机打到无声状态。我也知道他是怕灵珊来电话引起我不高兴,但手机不响我还是不开心啊。

  今年春节,灵珊因为要求跟蛰光一起吃年饭,被蛰光拒绝了,终于知道了他早已再婚。这下子不得了,灵珊不知道从哪里查到了我们家的座机电话,几乎天天来电话骚扰。3月的一天,她约我见面。

  我背着蛰光去见了灵珊。说实在的,在男人面前,灵珊无疑比我有优势,至少她比我年轻多了。灵珊直奔主题,要我把蛰光还给她,她说自己年轻不懂事,一时做了糊涂事。我当然坚决不同意这种荒唐的要求。“谈判”到最后,她竟然说,我调查过,你们是在车友会认识的,我怀疑你们早就暗度陈仓了,难怪他那么热衷于自驾游了……我气得听不下去了,竟然还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。明明是她红杏出墙在先,还这样血口喷人。

  讲到这里,明灿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涌出来了。

  在这件事上,蛰光一直是采取隐忍的态度。我怪他不站在我这边,他总是无奈地说,清者自清。我逼狠了,他就没好气地说:“你要我怎么办?”

  我不是没想过离婚,但我实在舍不得放手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